2014-02     Cheers雜誌161期     作者:盧智芳

全文刊於:http://www.cheers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55751&page=2

(官官作部分節錄 說一說感想與收藏 如官方還是認為侵權嚴重 懇請通知我作刪除 或容請站方逕自刪除 謝謝)

...

在這次合作中,兩人都扮演和過去不同的角色,結果冒出什麼火花?

馬志翔(以下簡稱馬):他當監製,我很安心,畢竟首次嘗試這麼大的製作。

魏德聖(以下簡稱魏):我很不安(兩人同時大笑)。

以前當導演,我知道我要做什麼,賭在自己的身上。這次是賭在他身上,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。要干擾他?還是放手讓他做?一直在掙扎這件事。

你們曾經有意見不合的地方嗎?

馬:還是有啦。魏:當然有啊。(兩人同時回答)

這時候怎麼處理?

魏:我會試著說服他,但是講完我就走,讓他自己做決定。我不會在那邊一直看著他,看他有沒有照我講的拍。

如果我一直在,他也許會拍兩種cut,一個是他想的,一個是我要的,後者只是拍給我看,那何必這樣?如果他不接受,我卻硬要改變他,對電影並不是件好事。

馬:有時候我會過分專注在小事上,他(指魏德聖)看得比較清楚,會點出我的問題在哪裡。當下被點出來時,會很懷疑:是嗎?是嗎?自己想過以後,就會知道:都是,都是。

不管是從導演到監製,還是從演員到導演,兩種功能間有時是互相制衡的。你們怎麼調適當中的反差?

魏:因為我知道導演會要求什麼,所以可以的話,我就盡量不去干擾,除非我真的看到一些盲點。比如你一直覺得化妝畫不好,拼命修眉毛,但實際上卻是忘記戴假睫毛,這時候我就會提醒:你是睫毛出問題,不是眉毛。

馬:我學到最棒的一點,就是抬起頭來,後退一步,反而能看到全部。這也是當導演最重要的功課。

(官官:這句話我還真的不大懂馬導演想要表達的真意。也許,我這麼猜想:抬起頭來代表的是你受到前輩的指教,你不需要低頭沮喪,因為你知道他是一位好前輩,他也許也經歷過自己站的位置不對了出了問題-導著導著你站的越來越前面,因為站的位置太前面了所以看東西反而模糊了-,魏導or魏監製的提醒,馬導也許是現在也許是那當下,有了後退一步看到全部的體會,而這退後一步對導演來說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,所以說出了"這也是當導演最重要的功課")

...拍攝中最深刻的感受是什麼?

馬:這是一部講成長的電影,拍完後,我也跟著一起成長。

電影叫人「不要放棄」,但是我拍到後期,卻很想放棄。有一場戲是片中最高潮,孩子們要哭成一團。以前我面對的素人演員頂多兩三個,可是這次是一群大男孩,需 要讓他們流淚。機器架好後,我去跟他們講話,環顧他們的眼神,每個人都好像在迫切地對我說:「導演,你下指令,我們一定做得到。」

那個當下,我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。最後我說:「跟你們一樣,我也是第一次拍電影,一樣擔心、一樣害怕。可是,我一次都沒有看到你們放棄過。謝謝你們,帶我來到了甲子園。」

啪!大家馬上哭成一團,我趕快比圈圈,告訴攝影機可以拍了,結果發現工作人員也在哭。那場戲很快就拍完了(笑)。

魏:一邊看他拍,我一直都在想:以前,我也會這樣嗎?我會像他這麼死腦筋,非要做什麼不可嗎?答案是:會。(兩人一起大笑)

因為當了監製,讓我有機會跳出來,用比較客觀的角度來看每件事。不過,這對以後我再拍自己的東西,是好還是不好?我還在想,還不知道。

我擔心的是,對於作品的誠懇度,我會不會變得有些「油條」。以前,我和他一樣,不知道世界有多大,所以橫衝直撞,撞出來就是我的天下。但是監製要顧到現實面,有很多和別人談判、妥協的過程,才能促成一部片。

以後我會不會覺得「這樣也可以,不用非得一定要那樣」,出現這種「打折扣」的想法?那就麻煩了。能不能在技術、技巧更成熟的同時,心意還能更誠懇,這是我對自己的期待。

(官官:兩段紅字畫線的部份,也可以覺得很官方說法,畢竟他這應該也是第一次當製片,很官方的回答;但也似乎呼應了前一段寫的猜想,對吧。"以前,我也會這樣嗎?我會像他這麼死腦筋,非要做什麼不可嗎?答案是:會。",也就是魏導經歷過;"如果他不接受,我卻硬要改變他,對電影並不是件好事",也就是魏導成為監製之後,也持續的知道著後退一步的重要)

...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揍敵客宿舍~職棒開戰~07林書豪~日劇吟釀好回甘

揍敵客ㄉ官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